当前位置: 首页 > >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AIIB)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成立宗旨是为了促进亚洲区域的建设互联互通化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并且加强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是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总部设在北京,  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13日,亚投行有100个成员国。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投行。2015年12月25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投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

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分理事会、董事会、管理层三层。理事会是最高决策机构,每个成员在亚投行有正副理事各一名。董事会有12名董事,其中域内9名,域外3名。管理层由行长和5位副行长组成。 

2019年7月1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批准贝宁、吉布提、卢旺达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总数达到100个。 

2019年10月24日,北京亚洲金融大厦竣工,将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永久办公场所。 

在全球层面上,亚投行建立的主要背景是新兴大国的异军突起。

新世纪以来,世界各国基本延续了冷战后的发展趋势,即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推动下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但各国的发展速度极不均衡。总体而言,发展中国家普遍实现了较快增长,新兴国家日益成为经济新秀,而发达国家的发展速度相对缓慢。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下,发达国家的经济长期陷入低迷,以新兴大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则率先摆脱危机影响,不仅成为全球经济的新引擎,而且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主体。为了更好地发挥新兴国家在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治理中的作用,改革原有的国际金融制度顺理成章地提上日程。虽然世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通过了相应的股权比重和投票权比重改革决定,但因美国国会反对而受阻,不合理的国际金融机制并未改观。 

在区域层面上,亚投行建立的主要背景是亚洲基础设施落后。

亚洲经济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是当今世界最具经济活力和增长潜力的地区,拥有全球六成人口。但因建设资金有限,一些国家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通讯等基础建设严重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区域的经济发展。 

在国家层面上,亚投行建立的主要背景是中国进入“新常态”。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中国对外投资2012年同比增长17.6%,创下了878亿美元的新高。而且,经过30多年的发展和积累,中国在基础设施装备制造方面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同时在公路、桥梁、隧道、铁路等方面的工程建造能力在世界上也已经是首屈一指。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关产业期望更快地走向国际。但亚洲经济体之间难以利用各自所具备的高额资本存量优势,缺乏有效的多边合作机制,缺乏把资本转化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 

新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同域外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合作,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亚洲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同月,国家总理李克强出访东南亚时,紧接着再提出筹建亚投行的倡议。 

印度是唯一一个在人民大会堂参与签字的大型经济体。其他参与国还包括蒙古国、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阿曼、科威特、卡塔尔以及除印度尼西亚之外的东盟所有成员国。 

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中国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中国出资50%,为最大股东  。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将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  。2015年试运营的一期实缴资本金为初始认缴目标的10%,即50亿美元,其中中国出资25亿美元  。

2014年11月28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首次谈判代表会议在云南昆明举行。会议由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主持,22个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首席谈判代表出席会议。亚投行筹建临时多边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出席会议  。

会议着重讨论了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的议事规则和工作计划、亚投行筹建临时多边秘书处的组建方案、工作程序等事项,并为正式启动亚投行章程谈判做准备。   22个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商定了接纳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程序和规则。

第二次谈判代表会议

会议决定有意愿作为创始成员加入的国家需在2015年3月31日前正式提出申请,经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即可参与亚投行筹建进程。 

第三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3月30日至31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会议就多边临时秘书处起草的《亚投行章程(草案)》修订稿进行了深入和富有成效的讨论。金立群向会议报告了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展情况。会前,多边临时秘书处举行了研讨会,就治理结构、环境和社会框架、采购政策等问题向各方做了专题汇报。 

第四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4月27日至28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会议欢迎德国、意大利、法国、伊朗、阿联酋、马耳他、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西班牙、韩国、奥地利、荷兰、巴西、芬兰、格鲁吉亚、丹麦、澳大利亚、埃及、挪威、俄罗斯、瑞典、以色列、南非、阿塞拜疆、冰岛、葡萄牙和波兰27个国家成为亚投行新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就多边临时秘书处起草的《亚投行章程(草案)》修订稿进行了深入和富有成效的讨论并取得显著进展。金立群秘书长向会议报告了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展情况。根据亚投行筹建工作计划,各方计划于2015年年中商定亚投行章程终稿并签署,之后经成员国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第五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5月20日至22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

根据亚投行筹建工作计划,各方将在2015年六月底章程签署后履行国内批准程序,待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生效后,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第六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8月24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第七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9月28-29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七次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会议由筹建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常设主席、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和会议联合主席、德国首席谈判代表

会议审议了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提交的一系列文件草案,包括亚投行组织结构、人力资源政策、财务政策、业务政策、环境与社会框架、采购政策等,并请多边临时秘书处根据会议讨论情况进行修改完善。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向会议报告了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展情况。 

第八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11月3日至4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八次

2015年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以下简称《协定》)签署仪

楼继伟强调,各国签署《协定》后,还需经本国立法机构批准。年底之前,经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后,《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下一步,各方将按照此前商定的时间表,积极推进包括完成各自国内立法批准程序在内的各项筹建工作,确保亚投行如期在年底前正式成立并及早投入运作。 

2015年8月至12月,马来西亚驻华大使扎伊努丁、泰国驻华大使醍乐堃·倪勇、波兰驻华大使林誉平、丹麦外交大臣克里斯蒂安·延森、菲律宾驻华大使巴西里奥分别作为本国政府全权代表陆续在北京签署《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截至2015年12月31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已全部签署《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 

截至2015年12月25日,包括缅甸、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中国、蒙古、奥地利、英国、新西兰、卢森堡、韩国、格鲁吉亚、荷兰、德国、挪威、巴基斯坦、约旦等在内的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股份总和占比50.1%)已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以下简称《协定》)并提交批准书,从而达到《协定》规定的生效条件,即至少有10个签署方批准且签署方初始认缴股本总额不少于总认缴股本的50%,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开业仪式系列活动将连续举行三天,将分别举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还将选举行长和各选区董事,审议通过银行业务、财务、人事等方面的重要政策文件,为银行正式运营做最后的准备。 

2016年2月5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宣布任命5位副行长。这5位副行长分别来自英国、德国、印度、韩国、印尼。

2016年9月2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奠基仪式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举行。亚投行总部位于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B27-2地块。未来地上建筑面积约25万平米。 

2017年1月1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庆祝其成立一周年,并启动2017年战略发展规划,重点支持领域包括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跨境互联互通等。

2017年亚投行将逐步扩大贷款投资规模,改善借款国的城市设施、交通、能源供给能力和使用效率,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促进区域互联互通。通过项目投资将人、服务和市场连接起来,满足亚洲各国日益增长的基础设施需求,从而促进亚洲经济与社会稳定发展。就菲律宾而言,AIIB有意与其他多边机构合作,为马尼拉大都会区防洪项目(2340亿比索)和EDSA快速公交系统(3780亿比索)提供融资支持。

自2016年1月16日启动以来,亚投行共有57个签署国,并累计发放17.3亿美元的贷款以支持7个国家(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塔吉克斯坦、印度尼西亚、缅甸、阿塞拜疆和阿曼)的9个基础设施项目。 

2017年11月,塞尔维亚央行与中国银联签订双边合作备忘录。

2018年塞尔维亚递交申请加入亚投行。另外,塞尔维亚央行也在积极推进人民币与塞尔维亚第纳尔直接兑换政策。

2019年7月13日,在卢森堡大会上,非洲国家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被批准成为成员国。 

2019年8月27日,塞尔维亚已经走完审批程序,正式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第73个非区域成员。 

通过在基础设施及其他生产性领域的投资,促进亚洲经济可持续发展、创造财富并改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与其他多边和双边开发机构紧密合作,推进区域合作和伙伴关系,应对发展挑战。 

为履行其宗旨,银行应具备以下职能:

(一)推动区域内发展领域的公共和私营资本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的发展;

(二)利用其可支配资金为本区域发展事业提供融资支持,包括能最有效支持本区域整体经济和谐发展的项目和规划,并特别关注本区域欠发达成员的需求;

(三)鼓励私营资本参与投资有利于区域经济发展,尤其是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发展的项目、企业和活动,并在无法以合理条件获取私营资本融资时,对私营投资进行补充;并且,

(四)为强化这些职能开展的其他活动和提供的其他服务。 

银行一切权力归理事会。

每个成员均应在理事会中有自己的代表,并应任命一名理事和一名副理事。每个理事和副理事均受命于其所代表的成员。除理事缺席情况外,副理事无投票权。在银行每次年会上,理事会应选举一名理事担任主席,任期至下届主席选举为止。

理事会应举行年会,并按理事会规定或董事会要求召开其他会议。当五个银行成员提出请求时,董事会即可要求召开理事会会议。当出席会议的理事超过半数,且所代表的投票权不低于总投票权三分之二时,即构成任何理事会会议的法定人数。 

董事会负责指导银行的总体业务,为此,除行使本协定明确赋予的权力之外,还应行使理事会授予的一切权力。

董事会应由十二名成员组成,董事会成员不得兼任理事会成员。九名应由代表域内成员的理事选出;三名应由代表域外成员的理事选出。每名董事应任命一名副董事,在董事缺席时代表董事行使全部权力。理事会应通过规则,允许一定数量以上成员选举产生的董事任命第二名副董事。董事任期两年,可以连选连任。

投票权

每个成员的投票权总数是基本投票权、股份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的总和。

(一)每个成员的基本投票权是全体成员基本投票权、股份投票权和创始成员投票权总和的百分之十二在全体成员中平均分配的结果。

(二)每个成员的股份投票权与该成员持有的银行股份数相当。

(三)每个创始成员均享有六百票创始成员投票权。 

行长

理事会通过公开、透明、择优的程序,依照第二十八条规定,经超级多数投票通过选举银行行长。行长应是域内成员国的国民。任职期间,行长不得兼任理事、董事或副理事、副董事。

行长任期五年,可连选连任一次。理事会可依照第二十八条规定经超级多数投票通过,决定中止或解除行长职务。

行长担任董事会主席,无投票权,仅在正反票数相等时拥有决定票。行长可参加理事会会议,但无投票权。

行长是银行的法人代表,是银行的最高管理人员,应在董事会指导下开展银行日常业务。

银行高级职员

董事会应按照公开、透明和择优的程序,根据行长推荐任命一名或多名副行长。副行长的任期、行使的权力及其在银行管理层中的职责可由董事会决定。在行长出缺或不能履行职责时,应由一名副行长行使行长的权力,履行行长的职责。 

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按大洲分,亚洲34国,欧洲18国,大洋洲2国,南美洲1国,非洲2国,总计57国。截至2018年12月19日,亚投行有93个正式成员国。   

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已占四席:中国、英国、法国、俄罗斯。

G20国家中已占16席:中国、英国、法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土耳其、韩国、巴西、南非、俄罗斯、加拿大、阿根廷。 

七国集团已占五席: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

金砖国家全部加入亚投行: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

2017年3月2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批准13个新成员加入亚投行,成员总数达到了70个。在新成员名单中,非地区成员有8个,比利时、加拿大、埃塞俄比亚、匈牙利、爱尔兰、秘鲁、苏丹共和国和委内瑞拉。而地区成员有5个,分别是阿富汗、亚美尼亚、斐济、中国香港和东帝汶。这是亚投行2016年成立以来第一次接收新成员。 

2017年5月1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批准7个新成员加入亚投行,成员总数达到了77个。在新成员名单中,有三个亚太区域内国家和四个亚太区域外国家,他们分别是巴林、塞浦路斯、萨摩亚、玻利维亚、智利、希腊和罗马尼亚。 

2017年6月1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批准阿根廷、马达加斯加和汤加3个新意向成员加入,成员总数增至80个。 

2017年12月19日,亚投行宣布批准库克群岛、瓦努阿图、白罗斯和厄瓜多尔4个成员的加入申请,成员增至84个。 

2018年5月2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批准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肯尼亚加入,成员总数增至86个。 

2018年6月2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在此间举行的年会上宣布,已批准黎巴嫩作为意向成员加入,其成员总数增至87个。 

2018年12月1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北京宣布其理事会已批准新一批6个意向成员加入,成员总数扩大到93个。此次新增的6个成员包括阿尔及利亚、加纳、利比亚、摩洛哥、塞尔维亚和多哥。 

2019年4月22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宣布,亚投行理事会已经批准科特迪瓦、几内亚、突尼斯和乌拉圭为新一批成员。至此,亚投行成员达到97个。上述四国完成各自国内程序以及向亚投行缴纳首笔注资后,它们将正式成为亚投行成员。据了解,这四个国家的份额将来自亚投行现存份额池中未被分配的部分。 

2019年7月1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批准贝宁、吉布提、卢旺达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总数达到100个。 

大洲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G20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G20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G20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G20

G20

G20

参考资料:               

截至2016年6月,亚投行约有60名员工(不包括咨询顾问以及那些通过第三方外包机构雇佣的员工)。2016年年底,亚投行计划招聘100名员工。接下来的3至5年,计划招聘300-400名员工,或400-500名员工。 

根据协定,亚投行的业务分为普通业务和特别业务。

普通业务是指由亚投行普通资本(包括法定股本、授权募集的资金、贷款或担保收回的资金等)提供融资的业务;

特别业务是指为服务于自身宗旨,以亚投行所接受的特别基金开展的业务。两种业务可以同时为同一个项目或规划的不同部分提供资金支持,但在财务报表中应分别列出。 

作为由中国提出创建的区域性金融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主要业务是援助亚太地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在全面投入运营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运用一系列支持方式为亚洲各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支持——包括贷款、股权投资以及提供担保等,以振兴包括交通、能源、电信、农业和城市发展在内的各个行业投

亚投行首批四个项目(2016年6月批准) 

参考资料: 

考虑到在全球化背景下,区域合作在推动亚洲经济体持续增长及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也有助于提升本地区应对未来金融危机和其他外部冲击的能力;

认识到基础设施发展在推动区域互联互通和一体化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也有助于推进亚洲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进而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新动力;

认识到亚投行通过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开展合作,将更好地为亚洲地区长期的巨额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缺口提供资金支持;

确信作为旨在支持基础设施发展的多边金融机构,亚投行的成立将有助于从亚洲域内及域外动员更多的亟需资金,缓解亚洲经济体面临的融资瓶颈,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形成互补,推进亚洲实现持续稳定增长。 

中国提倡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方面能继续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的进一步改革,另一方面也是补充当前亚洲开发银行(ADB)在亚太地区的投融资与国际援助职能。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是继提出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NDB)、上合组织开发银行之后,中国试图主导国际金融体系的又一举措。这也体现出中国尝试在外交战略中发挥资本在国际金融中的力量。更值得期待的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可能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制度保障,方便人民币“出海”。 

亚投行正式宣告成立,是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改革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标志着亚投行作为一个多边开发银行的法人地位正式确立。

2015年人民币首次出现在塞尔维亚央行的交易目录上,塞尔维亚有九家银行在其交易目录上有人民币,两家银行可以用人民币现金直接兑换其他货币。

2016年到2018年,仅在三年之间,亚洲国家对塞尔维亚的直接投资就达1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6.9亿元),是他国在塞尔维亚投资总额的20%。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