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倪瑞璇

瑞璇出身书香门第,其父倪绍赞为县学秀才,于瑞璇5岁时病逝。父亲去世后,瑞璇随母亲寄居舅父樊正锡家。樊正锡是睢宁县文化名士,他见瑞璇聪颖过人.非常喜 爱,亲自教她读书识字,因此得以尽览其舅所藏的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和史传杂记等。瑞璇7岁开始学古文,8岁习作诗,9岁读诵五子书,长大后凡先秦两汉、魏晋六朝、唐末大家等论著、诗文,无不精通。她不仅能写诗作画,而且.通晓音律和精于女红,是一位不多见的才女。

倪瑞璇,存年仅三十。临终,自焚其生平所作之诗、古文时艺。既殁,良人徐起泰复于旧书箧中捡得亡人残稿。惜蠹半,乃亟录之,辑曰《箧存诗稿》。今人同邑池正卿校注其诗集,共集倪诗259首。

贤惠妻子:

瑞璇长大后渐渐受到"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礼教的影响,于是摒弃学问,整日从事纺织、刺绣等,足不出户,成了深闺小姐。她25岁时由舅父作主,嫁给在睢宁教书的宜兴人徐起泰为继室。婚后琴瑟和好,夫妻唱和自得。因徐的父母年已古稀,她想到儒家之言"父母在不远游",就催促徐起泰-起回到了宜兴老家。在家中,抚徐起泰前妻子如亲生,深得家人好评。

《箧存诗稿》(道光刊本与宿迁印本/抄本)

瑞璇30岁时一病不起.临终前把一生所写的诗集和著作付之-炬。徐起泰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箱笼内尚存诗稿200余首,有的已被虫蛀过半,遂整理装订成册,名之《箧存诗稿》。

宜兴刊本:清宣宗道光庚寅十年(1830年)有刊本《箧存诗稿》,宜兴曹嘉募梓,存诗二百三十三首。

《箧存诗稿》(池正卿校注合本)

校注者题记

倪瑞璇,字玉英,清宿迁女史,生于圣祖康熙壬午四十一年(1702年),世宗雍正辛亥九年七月二十一日(1731年8月23日)以卒,存年仅三十。临终,自焚其生平所作之诗、古文时艺。殁后,良人徐起泰复得其残稿于箧;惜蠹半,乃亟录之,辑曰《箧存诗稿》。

《清诗别裁集》、《徐州诗征》诸书皆有选录其诗。

民国廿三年(1934年),宿迁县文献委员会成立,闻倪氏后世侄孙名培者尚有藏稿,乃索其稿以付印行。书成,盖因其散佚不全,时人未敢以原目自居,因易名曰《箧存诗集》。

顾清季以降,中国外寇内乱百年有余,非有一日止也。幸其书尚有流传焉。逮及前事近五十年后,辛酉腊月(1982年1月),宿迁县志委员会同仁叶君访得民国印本一册,立呈志委。时志委新组,急欲效往事而玉成新雅,因当即翻印是集,装订成本。彼时所谓之翻印,即手刻于蜡板,复油印之。此本即世之所谓宿迁抄本存诗一百一十一首者也。市作协、社科联陈法玉副主席有藏是集一册,珍之近三十年,昨秋予幸于陈主席处索得复印件一本。

向往以来,世人多奉此一百一十一首乃倪氏诗所存仅是也。而予早前即闻清人有刻本,恨未能知其详。偶检近人胡文楷《历代妇女著作考》,见其记昆山徐氏传是楼有存。予循此线,溯往思寻,不意竟购得清人刻本复制件。其原件即宣宗道光庚寅十年(1830年)刊本《箧存诗稿》,此本存诗二百三十三首,募梓者宜兴曹嘉也。嘉发起泰辑稿于其玄孙商英家旧书椟中,乃略作排纂,成三卷刊行。

宜兴刊本与宿迁抄本合一,同篇不累计,共存倪氏诗二百五十九首,并附起泰及倪氏舅父樊正锡诗各一首。本书即此二本之校注。予仍依宜兴刊本三卷排其序,另将宿迁抄本不同者列诸第四卷。两本皆存者,予标按字“二本皆存”。原书之序跋等文目,予亦悉录于本书为附文,以全其貌。

夫吾国古字冗多,书体繁杂,千年未能整饬一律。一简字出,始可谓真真之书同文行矣,故凡原书之繁、异体字,予率以简字相参整齐,俾之谨遵今制也。至于多古化今一,偶有歧义,然无干大体,亦不施例外。体统予注,旨在播先芬之志,其务以简洁为要,故力环原诗所涉,不越其述之外而信马恣驰。不然,则喧宾而夺其主也,吾慎不取焉。再至惩穿凿之能事,予更戒之。幌古人之名而自代之,动辄曰古人之真意,世可少乎?惟以其能盗人之号,而竟能奸人之志耶?先芬生三百年前,仆生今世,越三百载之遥而窥其未文之心,何有其术也?予唯以文知心,不能逾其文而妄度其心。此外,地理山河名号,止曰“此为河或山,大致于今某地”。某物,如花鸟虫鱼器皿,仅曰“此某属或某属之一种”。以吾不能通也。读者欲闻其详,请查名物词典。

予钝不才,力不能及之而心向往之,苟有不实,唯读者谅之。错谬之处,敬请指正。

甲午四月时距前清雍正辛亥七月诗人卒二百又八十四年同邑后学池正卿谨记

予之向日注本于今观之,错误殊多,且体制未严;因毁而不录,斯本止出校勘字。

乙未年冬月又记

今年正月,予得同邑书画家郝耀华先生赐赠民国印本复印本一件,因弃抄本,起用印本再校一过。

丙申年二月初二日再记

倪瑞璇虽在世时间不长,但其著作成果仍属可观,有《大学精义》、《中庸折中》、《周易阐微》以及6本诗集等。她的诗歌,笔力矫健,题材多样,或借古讽今,或抨击时弊,或关心民生,或抒写忧愤,均能挥洒自如,得心应手。她17岁时写的《过兴龙寺有感》,借评论朱元璋开创明王朝政权,指出:"自从秦与汉,几经王与帝,功业杂霸多,岂果关仁义?"深刻地说明了从秦始皇到明朝历代帝王中,没有一个是真正靠仁义来统治天下的。诗中还以明王朝覆灭为例,指出:"大厦欲将倾,数传得错嗣,奸相忘封疆,权贵与罗织,安然一金汤,遂被诸公弃。"大好河山是被昏君、奸臣白白断送的。一个17岁的深闺女子,竟有这样的见识,真是令人叹服。倪瑞璇对历史上那些忠义之士,给予高度的赞扬。她在《读李忠毅公传》中,着重歌颂了李忠毅公刚正不阿、临危不惧的崇高气节:"犯颜挺上书,原忘计刀俎"、"丹心照云霄,碧血洒囹圄"。对各种苛捐杂税给老百姓带来的沉重负担,她十分不满,在《闻蛙》-首诗中写道:"草绿池清水面宽,终朝阁阁叫平安,无人能脱征徭累.只有青蛙不属官"。她对每一任地方官总爱为自己树碑立传,十分愤慨,在《德政碑》中指出了统治者并无政德可言,只是"后先成例如相袭"。她尖锐地反问,如果真有德政,"如何官去今朝始,明日逢人皆切齿?"最后她奉劝那些无功而要立碑者:"有碑不若无碑好,一日碑存一日笑"。这样泼辣的政治讽刺诗,在历代女诗人中,是绝无仅有的。清朝中期诗坛领袖沈德潜赞扬她:"独能发潜阐幽,诛奸斥佞,巾帼中易有其人耶!每一披读,肃然起敬。"翟沅洙评论她的诗"无粉黛脂泽之色,有风霜高洁之象,岩岩如对正士端人"。

倪瑞璇的诗歌,题材多样,格调高雅,使一位极有见识、忧国忧时的现实主义诗人。为了纪念这位女诗人。后人曾把马陵公园的西望河楼改建成"倪瑞璇图书馆",馆藏女诗人生平著作。1938年,马陵公园及瑞璇图书馆毁1于日军炮火。

桃叶渡次舅氏韵

旧渡传桃叶,秋风打浪开。

夕阳摇画舫,可有个侬来。

仲春过小园,李山人云己有莺而不鸣,余未之见也

花放春才半,金衣嫩柳栖。

戴颙犹未见,宜尔不轻啼。

题画蟹

郭索草泥行,风神孰能写?

一经妙手传,姿态如生者。

听蝉

树杪唤凉生,尤妙斜阳里。

不染一丝尘,虫中得高士。

秋夜闻大风声

夜久气生凉,风声入房屋。

梦醒支枕听,愁到篱边菊。

闻蛙

草绿清池水面宽,终朝阁阁叫平安。

无人能脱征徭累,只有蛙声不属官。

夏夜

流萤几点堕阶除,露坐三更茗一盂。

夜久凉生衣袂上,小楼风起月明初。

龙灯

丹青鳞甲烛光红,腹内分明一点空。

莫怪儿童争出觑,几人曾解爱真龙。

晓起

晓起凭栏立一回,凉风淅淅纻衣开。

留心不踏阶前草,依旧弓鞋露湿来。

代夫子悼刘生

(生受业夫子,入泮后新婚未久而卒。)

玉山同羡绝人群,何事忙修天上文?

蒿里一声长夜梦,可怜凄绝卓文君。

夫子南归省亲,口占以送

送君三月下河漘,两岸桃花影映身。

忽听新莺啼暗柳,隔江愁杀未归人。

病中忆外

九十春光病里消,旋看新月又今朝。

梦中自识江南路,楚水吴山岂惮遥。

夫子应试澄江,失意回睢,予时抱病,愤而赋此三首

其一

霜风吹冷敝裘回,枫叶芦花两岸开。

莫笑此行无所得,饱看秋色渡江来。

其二

百方千计挫刘贲,造化小儿那爱文?

惯使奇编埋秋草,肯教才士步青云?

其三

南北东西脚不停,饥寒踪迹比飘蓬。

穷愁未著书千卷,抑郁徒浇酒一瓶。

旅馆夜听雨

凄风败箨衣灯青,旅馆愁多户自扃。

只有梦中忘是客,又教寒雨滴人醒。

游陈氏园看牡丹(四首)

(夫子馆于陈,陈有园五六亩,季春牡丹盛开,内东同女郎辈邀予往玩,第见深红浅白魏紫姚黄,种种富丽,内东云:“师母能诗,盍一赋此?”予愧谢未能,既归,屡促,因草此以正。)

其一

花事关心兴未阑,匆匆客舍又春残。

东家园里风光好,偷得工夫看牡丹。

其二

牡丹明鲜殿春皇,姚魏风神贵洛阳。

一自欧公图谱出,人人珍重待花王。

其三

沉香亭畔昔年栽,调引清平绝世才。

花若有知应笑妾,错疑卿是谪仙来。

其四

不须载酒自生情,信步潜随蛱蝶行。

携着主人详细问,一株各有一株名。

闻邻女弹琵琶(四首)

(同夫子南回,夜宿白洋河旅店。既卒饮,闻隔墙邻女琵琶声,一弹再鼓,绰有余情,为赋七绝四首。)

其一

星汉沉沉月正明,琵琶忽听隔墙鸣。

妖娆疑是燕山女,弹罢还闻笑一声。

其二

鹍鸡弦动紫檀槽,花底流莺语絮叨。

若使岐王筵上奏,不传摩诘郁轮袍。

其三

切切嘈嘈调转频,汉宫遗响想来真。

未知可是明妃手,正喜闻声不见人。

其四

淅沥霜风透纸窗,虾蟆陵下善才腔。

须知客况殊司马,岂效当年在九江?

忆母

河广难杭莫我过,未知安否近如何?

暗中时滴思亲泪,只恐思儿泪更多。

代夫子戏赠歌者二首

其一

珍重歌喉倒玉缸,红牙按板调无双。

风清月白忘深夜,压得昆山子弟腔。

其二

燕语莺啼恍惚闻,多情直欲遏行云。

清弦拂处原无误,不是周郎不顾君。

咏玉梅赠宛若崔贞女

(贞女予嫡堂婶也,冰霜高洁,仙佛化身。庚戌元旦后一日随妯娌辈拜之,钦仰之至,适庭前玉梅盛开,因赋此为赠。)

玉梅一树玉阶栽,铁干繁花冒雪开。

独向岁寒存品骨,肯同桃李待春来?

老梅一株忽槁,夫子命吊以绝句

不复高枝压古溪,冷烟空锁灞桥低。

诗人若再骑驴至,报道新亡处士妻。

永诀口占二首

其一

忆昔与君初结缡,双栖偕老口心齐。

槐阴树下前缘尽,痛煞临行董永妻。

其二

寄迹尘埃数十春,而今归去免邅屯。

镜花水月重重幻,只恐儿夫认作真。

论诗四首

其一

言言创获始生香,屈宋曹刘莫借粮。

不袭前人词半字,天将为我换肝肠。

其二

波澜须老又须清,格调惊人忌落平。

绪论本从工部出,个中消息讨分明。

其三

牛溲马渤总成诗,明白无奇自至奇。

老婢解来方不朽,乐天死后少人知。

其四

自古诗禅总一灯,参过曹溪上乘登。

心思正在无思处,思是工夫后一层。

次夫子一拂祠韵

介甫骚天下,流离画最真。

名垂青史上,祠立大江滨。

栋宇支山木,春秋荐渚萍。

东南民力竭,谁复绘图人?

暮春闲居感兴,偕夫子赋二首

其一

水面红都尽,空亭宛似秋。

将风孤月晕,未雨一鸠愁。

籍隶壶中地,家移岸上舟。

陈编随在读,何用跨黄牛。

其二

蜗庐徒壁立,日午未炊烟。

幸少催租吏,嗟无卖赋钱。

忘忧萱不效,引睡酒真贤。

最悯飘零物,杨花雪满天。

人日苦寒

七日春光到,茅檐气凛然。

雪犹如旧腊,风不似新年。

破袄绵无力,深樽酒未蠲。

道衡稀好句,空自耸吟肩。

过钢叉楼

风凉初落木,晓气袭征袍。

长耳蹄犹健,危楼板不牢。

秋晴云脚转,野润雁行高。

只见青帘署,无人买浊醪。

夜坐

黯黯青灯在,深更坐草堂。

月中千点雁,菊上一层霜。

破闷忆樽酒,防寒觅絮裳。

老莽无状甚,倨傲到人床。

过凌城庙谒古戴二公义冢

秋风临高空,乱峰下斜照。

老树枝交大,苍黄覆古庙。

入门扪残碑,太息拜遗貌。

忆昔明运衰,群盗起聚啸。

剿抚两失策,蜂螨变虎豹。

所过无坚城,苍生任凌暴。

二公真人豪,忠真出天造。

金铁冶成心,冰霜厉寒操。

贼锋一朝来,矢石躬亲冒。

官小誓捐躯,力薄哪自料。

慷慨互争先,从容共谈笑。

燃炮击贼人,天地为震悼。

贼用魇魅法。蚁聚蜂屯到 。

众寡誓不挡,头断背就掉。

成仁并取义,日月争先耀。

碧血洒平芜,贼马不敢蹈。

至今旷野中,白日常见烧。

如何八十年 ,荐绅少凭吊。

国史与野乘,记载未及到。

姓氏已稀传,父老犹相告。

兰台事篡修,幽微须臾耀。

谁为秉笔人,搜求不遗奥。

阅《明史·马士英传》

王师问罪近江濆,宰相中书醉未闻。

复社怨深谋汲汲,扬州表到血纷纷。

金墉旧险崇朝弃,郿坞多藏一炬焚。

卖国仍将身自卖,奸雄两字惜称君。

樊大舅客金陵有诗吊方正学先生墓,余次其韵

金川门入北平军,叔父周公逐嗣君。

碧血一区埋十族,雨山千古护孤坟。

祠依忠列缘同志(闻先生祠与景公祠相接,故云如此),藓蚀碑铭认旧文。

樵牧那知青史事,经过也复吊斜曛。

寒夜对雪

一天好雪落黄昏,满地铺平不见痕。

冷到二更犹彻骨,深过三尺欲填门。

寂寥梅影支疏牖,呜咽鸿声隔远村。

飞絮撒盐休计较,老盆新酿理宜温。

读《易水歌》

匕首夫人术未精,秦廷仅与药囊争。

数言空落将军首,一去难消太子兵。

跼促进图情已怯,仓皇环柱事何成?

只今易水悲歌在,犹似当年击筑声。

水上红叶

霜溪未带落天痕,底事春光仿佛存。

艳丽有心仍售色,飘流无处可招魂。

吴江空惹诗人咏,唐苑曾成倩女婚。

拖水沾泥终有态,看来不枉住寒村。

芳乐苑故址次夫子韵

王气江东势渐倾,纷纷土木壮台城。

苑从赵鬼歌中起,花向潘妃步底生。

禾黍久从驰道长,朝昏无复翠华行。

山僧莫更谈故址,落日秋风只雁声。

京口怀古

败草寒原暮色荒,佛狸城下正斜阳。

许张不复存遗宅(许用晦、张承吉),金宋犹闻剩战场。

雾蚀蒜峰僧出寺,潮侵瓜步雁啼霜。

时平闲杀防江卒,马放营门卧似羊。

秋日从公姑游南岳寺,过一道口,夫子指示予云:西去为百合场,昔武穆追金兵至此,与战百合,故名。因忆宋南渡事有感

愁云万叠锁层峰,石径犹疑战马踪。

南渡衣冠偏小国,北人臣妾视高宗。

金缯不惜抛流水,社稷何曾复故封。

登眺枉为韩岳恨,夕阳寒寺一声钟。

金陵怀古(二首)

(夫子自金陵回,予索其怀古诗篇,答以属和无人,未之作也,因分韵共赋。)

其一

石头天险壮层城,虎踞龙蟠旧有名。

峙鼎三分吴大帝,渡江五马晋东京。

高台凤去荒烟满,废苑萤飞茂草生。

往事不堪频想像,夕阳西下看潮平。

其二

健儿快马拥旌幢,城上兵常不战降。

只怪人谋无上策,却将天堑仗长江。

宫中店肆开千百,井底君妃出一双。

苍狗白云真是戏,新亭何事涕淙淙。

有劝夫子援例试北闱者,夫子感其意赋诗以答,予次其韵

几年落魄大江东,闻说京华兴未穷。

短剑岂甘终不市,长门只恐又难工。

樊川位起牛思黯,水部名成范彦龙。

世路羊肠行复止,故人多谢念飘蓬。

(附:徐起泰诗

迂疏只合隐墙东,敢向明时叹遇穷?

犊鼻有裈贫易着,蛾眉无粉画难工。

人非恋地如吴橘,世恐齐心贵叶龙。

蓟北江南俱是梦,阿戎休复赋飞蓬。)

琵琶行

(戊戌又八月十五夜樊大妗招饮,听女师弹琵琶,大舅命予仿香山体即席赋此。)

秃衿小袖神扬扬,袅娜娉婷好女娘。

推手却手技称绝,夜深历落弦清商。

琵琶乐本边城曲,不知底代来中国。

繁声细响最可人,促节凄音戛哀玉。

明妃辞汉嫁燕支,徘徊马上手曾挥。

悲凉卷叶笳都废,断续衔芦雁不飞。

问女初事何师学,龙香捍拨传新凿。

绿杨春暖莺舌翻,碧玉盘空珠子落。

忽雷大小鸣嘈嘈,幽崖泉入紫檀槽。

滁守亭中玉连锁,岐王宅里郁轮袍。

一弹再弹低促柱,灯前如怨还如诉。

楚泽波深泣逐臣,孤舟月冷啼婺妇。

贞元年中段沙门,头陀或作红妆魂。

玉环一弄世无敌,妙处独授康昆仑。

六么听罢三叹息,梦魂只在琵琶侧。

嬴女何须更弄箫,扶风不用重吹笛。

酒阑云屏风飒然,仿佛浔阳江水边。

哀音易感多情客,我亦愁生似乐天。

德政碑

德政碑,德政碑,巍然竦峙官道陲。

一碑未久一碑起,勒功绩,悬累累。

问碑底事年年立,后先成例如相袭。

披荆剪棘开康庄,绝似浮图高几级。

城中有人称老儒,白雪满头霜满须。

两眸虽识无多字,舌本由来善贡谀。

盎空三日未曾食,倚杖无言神默塞。

忽闻扣门人乞文,袖底纳金喜颜色。

弄笔抽思旦及昏,多言为贵不辞繁。

过情那计名非实,得意还将腹自扪。

信如所谓循良聚,世未升平何足虑。

满街都是郭细侯,到处无非廉叔度。

谄风佞俗日喧阗,碑与生祠禁在先。

令甲不忧躬触犯,爱棠似是使君贤。

如何官去今朝始,明日逢人皆切齿!?

岘山堕泪寂无闻,碑上名遭瓦砾毁。

乃知世态本离奇,万口佥同也可疑。

岂惟近事不足据,汗青千古类如兹。

好丑贤奸无定相,兰台好恶随升降。

魏收出脱尔朱荣,陈寿诋诃诸葛亮。

德政碑,德政碑,络绎当途是阿谁!?

空将柯斧戕山骨,石若有知应衔悲。

我劝贵人且自料,羊祜杜预休轻效。

有碑不若无碑安,一日碑存一日笑。

题《杨妃醉卧图》

(夫子馆双楼刘氏,携东君家藏《太真醉卧图》示予,命仿香山《长恨歌》以志,予应命草此。)

唐家六叶承平久,仙客登庸曲江走。

开元天子重蛾眉,粉黛场中寻艳偶。

二八弘农娇上春,寿王邸里如花人。

纤秾中度容无敌,宜笑宜颦号太真。

太真近御叨恩眷,佳丽后宫稀得见。

金屋涂椒贮阿娇,昭阳荐寝怜飞燕。

骊山宫殿起岧荛,日旭华清彩雾飘。

酒酣韩虢诸姨侍,诏免群臣昧旦朝。

朝朝暮暮恣歌舞,法曲梨园子弟谱。

给札催成供奉辞,喧天响出花奴鼓。

结绮临春处处过,君王情重乐仙娥。

翠钗宝钏常嫌重,银盏金卮那厌多。

西凉酿厚朱颜醉,侍女扶归珊枕睡。

玉臂斜侵玳瑁床,鸦云半覆鸳鸯被。

欠伸一顾动三郎,自起烧灯照海棠。

剪剪风声九华帐,濛濛兽脑百和香。

漏声长滴铜壶永,帘外花枝低弄影。

鹦鹉无言助熟眠,罘罳有幕防惊醒。

为乐宫中意正长,谁知刁斗震渔阳。

剑阁途边驰玉辇,马嵬山下瘗红妆。

佳人绝代遭兵苦,可怜儿子偏忘母。

昭佩甘随暨季江,丽华错遇韩擒虎。

往事已随烟雾空,芳姿犹向丹青逢。

酩酊似在长生殿,钿玦疑欹绣岭宫。

绢素披观真似玉,当年何怪倾人国。

月明南内起悲凉,铃语西川增叹息。

死惑生迷在彼姝,从来尤物祸相俱。

繁华一梦归天宝,千年感慨剩画图。

金陵俞舜卿先生善丹青,夫子与交甚厚。将行,蒙以山水一幅为赠,乃命予作诗以酬之

俞君衣钵僧繇传,一生爱画如爱仙。

丹青翰墨老不倦,神妙欲比前人肩。

赠我剡溪藤一幅,万叠烟云齐入目。

络绎飞过几处禽,槎枒干是何年木。

山崔嵬兮高高,水澎湃兮滔滔,人家住在山水交。

屋头支离撑怪石,门前荡漾来鱼舠。

我闻天台之山一万八千丈,

天姥峰在旁,桃花洞居上,

下临绝涧难名状,崇峦屹屹流潺潺。

赤城霞色不可攀,扪萝踏磴少人到,但有山妖木客出没于其间。

兴公昔日曾为赋,绘事今朝恍相遇。

芒鞋竹杖行徘徊,桥边二老从何来?

问之至再只不答,莫是阮肇刘郎采药回?!

洞天缥缈寻无迹,纸上卧游抛不得。

俞君下笔真自奇,应被人称老画师。

代夫子题坛长先生小照

(先生在京时作一小照,踞床读书,不戴冠,不对客,双鹤舞于前;而数侍女烹茶,煮酒,浣藕以进。)

我闻长安大道无昏晓,爱忙客多爱闲少。

黄埃白日炙如汤,谁人片刻能踞床。

先生风流世无偶,忙里偷闲闲八九。

朝罢归来只检书,门前客去常科首。

纸上陈言最误人,一编何事苦相亲。

不吟而玩意自远,不言而味情自新。

人疑先生好此减清福,不知此时瓦铛茶正熟。

人疑先生好此防醉狂,不知此时金卮酒正香。

一条丝藕白于霰,仿佛春宵宫里王母当年献。

一双驯鹤狎于童,依稀孤山宅畔处士旧家风。

侍儿三五蹁跹侍,云鬓花颜都可意。

披图六月欲生寒,煮雪那夸陶学士。

借读《在陆草堂全集》

宣尼历国七十余,归与一叹怀泗洙。

删述六经教后世,炳如天上悬白榆。

西狩获麟孔子死,百家言出人人殊。

簧鼓三寸纂仁义,讥呵性善惊聋愚。

嬴人一炬何惨毒,可怜载籍遭烧锄。

汉高马上得天下,怕见褒衣甚於菟。

再传治道尚黄老,茂陵好文徒靡浮。

铜马中兴首重学,风行海内推东都。

明章之世号近古,期门羽林皆知书。

维时宿老二三辈,抱残守阙勤编鱼。

无何式微至江左,清言元释成分途。

有唐昌黎韩愈氏,排斥佛老舌欲枯。

千年一线赖弗绝,说者犹谓荀杨徒。

赵宋崛起天运辟,中间络绎生醇儒。

河南新安后先出,师承受授接子舆。

吾道昌明如日月,历元直至明兴初。

潜溪正学灼可据,说经一字无模糊。

姚江既出创同异,金沙遗绪流寰区。

诸公议论逐蛮触,主奴纵横争陆朱。

圣人至理在六籍,奈何空作螂当车。

开元诗人好孙子,孝侯墓侧读书庐。

堂称在陆传不朽,三叶继述持门枢。

伏腊自用家人礼,衣冠俎豆俨画图。

漆室悬灯照白昼,吸咀精髓去壳肤。

比来文士爱华藻,稽古当笑桓荣迂。

倡道东南独维挽,胡公教授或不如。

我闻风流日已久,荆溪怅隔天一隅。

幸同夫子归故里,陋室相悬百武余。

自恨巾帼非男子,终难缟纻聊须臾。

草堂梦寐犹神往,梅花影里书满橱。

全编今喜忽借得,珍重如同照乘珠。

置之案头欲为赋,小巫气早夺大巫。

播扬事业强成什,譬若秦晋杂莒邾。

挑灯一诵一击节,叹赏不遑非是谀。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