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

阿姆斯特丹竞技球场是一个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足球场。球场由1993年开始兴建,秏资1亿4千万欧元。球场于1996年8月14日建成,可以用于足球、美式足球比赛及演唱会场地等。当进行球赛时,球场可用51,628个座位,而进行演唱会时可用68,000个座位。球场由1996年起便是荷兰传统劲旅阿贾克斯的主场,球场亦是2000年欧洲国家杯的比赛场地之一。很多荷兰和其他国家的艺人都曾在球场举行演唱会。

2017年04月25日(克鲁伊夫70岁诞辰当天),阿姆斯特丹竞技场更名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以悼念这位出生于阿姆斯特丹,并在这座城市成为世界足坛史上最佳球员之一的荷兰传奇巨星。 

阿姆斯特丹竞技场是在1996年夏天开放的,总造价12亿人民币。其屋顶可以自由伸缩,停车场与道路建于球场之下,共有两层。荷兰这个新的超级体育场被世界媒体描述为“竞技场未来的航空母舰”、“娱乐宫殿”。

尽管在造价上比1992年估计的9亿元人民币高出2.74亿元人民币,但是该体育场的多功能性水平得到大大的提高。然而,就像大多数新的体育场一样,有些问题总难以避免的,也就是说,到开放的时候,这个场馆准备得还不够充分,还要做许多临时性的准备工作。

它的多功能性到底如何呢?

自开放以来,它就承接过英式足球比赛、美式橄榄球比赛、流行音乐会、商务会议以及舞会等等。它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和最具有创新性的特色是:体育场的一部分可以与其余部分分隔,单独构成一个大的圆形剧场(Arena Amphi),里面可容纳12,000个观众。这是欧洲的其它体育场所不具有的独特之处,这种独特之处使该竞技场充满了商业诱惑力。该竞技场2003年3月份的总收入为2.46亿人民币,共有一百七十四万人参观该竞技场。

在竞技场的比赛场地建设方面,该竞技场的管理部门与一家叫“体育支持者”(Support in Sport)的公司进行合作,他们共同开发了一种草皮翻新技术,该技术可以帮助他们在三天内把一层六厘米厚的草皮铺到场地中,完工后即可投入使用。按照竞技场自己的规格,在荷兰、英国和法国种植这种新草皮,以分散由于恶劣天气条件带来的风险。如果旧的草皮磨损了或者不能达到所期望的高要求,他们就会选择使用在

虽然《运动草皮规定》的分色草皮体系被认为是投资上的浪费,但是在五个赛季里,竞技场的草皮就已经被重铺了30次。自从开放以来,该竞技场遭到最多批评之处莫过于草皮铺设方面了。阿贾克斯(AFC Ajax,一家荷兰的足球俱乐部)球迷对场地的状态非常不满,以致有一回他们把—一头母牛牵到体育场的足球场上以显示他们的不满。草皮几乎不可能在一个屋顶可以收缩的体育场中生长,因此运动员们抱怨他们脚下的新场地滑溜溜的。要求开发一种看起来和用起来都像自然生长的草一样的人造草皮的呼声越来越高。建造阿姆斯特丹竞技场的目的就是用于承办最高级别的活动。它已经实现了这一点,承办了1998年欧洲冠军杯决赛皇家马德里(Real Madrid)对尤文图斯(Juventus)的比赛,以及200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五场比赛,它还举行过大型的流行音乐会,比如麦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和滚石乐队的演唱会。

阿姆斯特丹竞技场顾问团为计划举办哪些主要运动项目比赛提供大量的建议。该顾问团常务董事BenVeenbrink说:“要与组织者订立明确的租赁合同,对额外提供的服务要另外付费,让你自己管理你自己租赁的体育场,如:自己负责保安、乘务、伙食等等。这些公司知道竞技场的后勤保障和缺陷,因此他们能够为观众提供质量更好的服务。”

能为诸如VIP聚会(VIP Village)和新闻发布会这样的活动提供临时性场馆也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建一个永久性的而不能再度使用的场馆是不符合实际的。

入场券的黑市问题也是很麻烦的。不过在阿姆斯特丹竞技场,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因为那里有一个电子识别系统,它能帮观众识别多种语言,能处理多种货币,这些对于一个体育场来说功劳可不小。

除了以上的主要事项外,处于第一位的就是如何让这个体育场能够经营下去,要做到这一点,它至少需要有-一个运动队长期租用。阿姆斯特丹体育场与荷兰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阿贾克斯订立为期30年的定期租赁协议。美式橄榄球队——Admirals也把基地设在这里,荷兰国家足球队已在这儿踢过十二场球了。该竞技场也承办各种来自不同的发起人组织的定期的音乐会和其他活动,其中包括深受喜爱的大众狂欢夜一一当时有35,000个俱乐部会员进入到竞技场上跳舞。

在2002年3月,该竞技场就举办了64次大型活动,包括各种讨论会和会议,这些活动都是在工作日中在主建筑物中举办的。由于有这些经常性的预约活动,所以该竞技场并非像人们想象的‘大累赘’。到第四年,建设该竞技场的成本基本上已经收回,并且在去年获利了九百八十万元人民币。顺便说一个例子,该竞技场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五与阿贾克斯俱乐部有关。

不管是足球比赛还是流行音乐会,现代的体育场都投入非常大的精力用于确保观众的每一个方面的感受,从对活动的看法到活动开始与结束的时间都要尽可能理顺。Ben Veenbrink'懂得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很深的学问:”如果你参加了一项活动,而且感觉很不错,但是你离场时却产生了麻烦,或者你一出来就在高速公路上撞上交通堵塞,这些都会给你的感觉带来负面影响。”

顾问团尽力管理好整个活动过程:从观众买票到安全回家。购票便捷、体育场工作人员的热情、高质量的座位以及体育场的舒适都能使观众产生更好的感觉。

在建场八年后,该竞技场仍是世界上最好的竞技场之一。在活动举办日,体育场的5 —10千米以内的饭馆都满座了,这使得当地的承办人都感到非常高兴。同时,该竞技场还促进了私人投资。在竞技场的南侧面的林荫大道旁已经建立了一些休闲和娱乐中心,包括影视厅,音乐厅、酒吧、快餐店和购物中心。

2017年04月25日,阿姆斯特丹竞技场更名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

阿姆斯特丹竞技场改名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以纪念这位已故的荷兰球星,世界足坛史上最伟大球员之一。

更名是在本周三,即克鲁伊夫的70岁生日当天完成的,阿姆斯特丹竞技场管理委员会,阿贾克斯俱乐部董事会以及阿姆斯特丹市市长在这一天达成了正式协议。克鲁伊夫于2016年3月与世长辞。

这被认为是向克鲁伊夫致敬的最好方式。克鲁伊夫出生于阿姆斯特丹,并在日后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代表人物之一——在改名仪式上,阿贾克斯俱乐部将克鲁伊夫称为“阿姆斯特丹以及荷兰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球员”。

克鲁伊夫曾先后在1971年,1973年与1974年当选欧洲足球先生。上世纪70年代在阿贾克斯与荷兰国家队,克鲁伊夫是“全攻全守足球”的灵魂人物,这一形象已是深入人心。

职业生涯两度效力于阿贾克斯期间,克鲁伊夫皆光辉夺目,效力于巴塞罗那时亦是如此。克鲁伊夫职业生涯在俱乐部赛事中出场704次打进392球,代表阿贾克斯在1971年,1972年与1973年连续三年赢得欧冠冠军,此外还赢得过诸多国内赛事冠军,1984年正式退役。

克鲁伊夫一共代表荷兰国家队出场48次打进33球,以队长身份带领球队赢得了1974年世界杯亚军,在2004年欧足联成立50周年庆典上,荷兰足协提名克鲁伊夫为荷兰最佳球员。

克鲁伊夫的执教生涯同样取得了巨大成功,他带领阿贾克斯赢得了1987年欧洲优胜者杯冠军,之后又在1992年带领巴塞罗那赢得了欧冠冠军。

2013年,克鲁伊夫被授予欧足联主席奖,以表彰他为欧洲足球做出的巨大贡献。2013年8月,克鲁伊夫基金会赢得了价值100万欧元的欧足联摩纳哥慈善奖,这笔奖金被用于促进儿童以及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工作。 

从财务观点来看,该竞技场也做得非常成功,它无须财政补贴就能获利,其它的体育场很少能够这样夸自己。

当有人问Veenbrink:在规划一个新的体育场时要考虑哪些主要的因素。Veenbrink回答:”首先必须确定你建一个什么样的竞技场才能达到你所预想的层次,而且你的建设方案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切实可行的。一个体育场造价很高,而在很多情况下两星期才使用一次,这在经济上就是很不划算了。”

通过实现体育场的其它功能,比如:零售商品、开博物馆、提供健身服务、承办会议、开饭馆、开主题酒吧等等来扩展日常使用最大化,这一点对开发体育场的潜力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要做到这些,前提是存在这样的市场需求才行。

按照正确的工程规划进行是非常关键的。先制定—个体育场的建设方案、进行可行性研究、确定经营计划然后,再确定工程的必要条件。

把与体育场有关的现金流——例如租金、饮食招待收入、停车场收入和套房收入与门票收入、收取场地广告费的收入、转让电视实况转播权产生的收入以及出售商品的收入等等有关的现金流清楚地区分开来。

中国正在为举办地球上最大的体育盛会而准备建设一系列的体育场馆,这将对中国有很大的启发。如今,建造体育场馆早已不是像建—个供人们坐下观看比赛的地方那么简单了。

把体育场与城市环境结合起来考虑是—个关键的问题。在这里可以实现多方的协调发展,同时一个体育场通常能够刺激其他方面的投资。这些投资又可用于资助仅靠本身尚不能够生存下去的体育场的建设。

因此,要建造一个在不同的阶段中不仅能够举办运动会而且能够举办音乐会、大型会议、宴会、和其它各种各样的活动的体育场,不仅是给所在社区带来一种很有价值的资源,同时也要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盈利潜力。阿姆斯特丹竞技场的存在不是基于某些只是好听而已的理由。"竞技场”(arena)这个词的含义比"体育场"(stadium)的含义更广,它更能给人一种多功能的感觉。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